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中国文史出版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网上书店 >

鬼谷子传奇

时间:2015-04-28 06:2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编辑推荐 诸子百家创世纪,奇门鬼谷最真经! 鬼谷子诡秘,社会纵横、自然地理、宇宙万物玄妙,其才无所不窥,诸门无所不入,六道无所不破,众学无所不通!他既有政治家的六韬三略,又擅长外交家的纵横之术,更兼有阴阳家的祖宗衣钵、预言家的江湖神算。因此

编辑推荐

诸子百家创世纪,奇门鬼谷最真经!

鬼谷子诡秘,社会纵横、自然地理、宇宙万物玄妙,其才无所不窥,诸门无所不入,六道无所不破,众学无所不通!他既有政治家的六韬三略,又擅长外交家的纵横之术,更兼有阴阳家的祖宗衣钵、预言家的江湖神算。因此,他指点的弟子方能大放异彩:孙膑、庞涓、苏秦、张仪搅动战国风云,改写中国历史!

谢老遗著惊艳面世,试看这一当代得道高人,如何以仙风道骨之笔法,去书写两千年前的道家、兵家、纵横家之鼻祖!

内容推荐

在春秋战国的纷乱时期,王诩一家隐居在清溪鬼谷的九重天里,平时问道办学,闲时就以白袍白马优游天下,朝堂之上,江湖之远,都流传着鬼谷子的神秘传说,而从鬼谷私庠走出来的弟子也大放异彩:张仪、苏秦于政治外交,范蠡、孙膑、庞涓于军事谋略,儒、墨两家无人可比;各学派弟子个个周游列国以求显达,却难及鬼谷弟子之背项……鬼谷子是一个怎样的人,有着怎样的人生传奇?本书根据严谨的史料和合理的想象,将鬼谷子的一生复原于我们眼前。

作者简介

谢世俊,高级工程师、作家。上世纪50年代末开始科学文艺创作,早年致力于科学史写作,晚年致力于历史人物写作。1990年被中国科协授予“建国以来成绩突出的科普作家”称号,《竺可桢传》获全国科普作品二等奖,《涂长望传》被列入国史人物传记丛书,《商圣范蠡全传》深受读者喜爱。《鬼谷子传奇》乃谢老遗著。

目录
上部 神秘宗师 

小引 
第一章 苌弘梦萦鬼谷子 
第二章 议论日食与齐晋曲沃之战 
第三章 受业于老聃先生 
第四章 伊水之滨会莘姒 
第五章 老子密室见隐秘 
第六章 暗护老子陷女国 
第七章 再渡流沙悲青牛 
第八章 新婚惊变 
第九章 淄帏之林访孔子 
第十章 赞颂老子骑牛上青天 
第十一章 救助苌弘成蜀碧 
第十二章 晋平公赠金

显示全部信息

媒体评论
鬼谷子的形象虽经千年演绎仍显模糊,本文作者却独树一帜将鬼谷子的形象丰满起来。在作者笔下,鬼谷子从3DIMAX巨幕中向现代人走来。 
——《唐史并不如烟》作者曲昌春 

中国人身上都潜藏着历史的根,埋着传奇的骨。鬼谷一生,亦真亦幻,如仙人隐世。本书作者凭天马行空之想象,挟睥睨捭阖之威势,带你直面两千余载前的历史传奇人物,同时领略兵法、纵横、阴阳、谋略的究极境界。 
——《齐天传》作者楚阳冬 

著名科普作家谢世俊先生,晚年致力于历史人物写作,《竺可桢传》《涂长望传》《商圣范蠡全传》均获得不小的成功,但他寄望最厚的是《鬼谷子传奇》,这部耗时十年几

显示全部信息

在线试读部分章节

大约是由于鬼谷子与墨翟有过神游式的交往,不知何时,人们就把墨家的祖师爷墨子也仙化了。那个登遐为仙的墨翟,喜欢纵迹山川,云游四海。不过他还是那么一副尊容:身着粗布葛衣,脚登麻鞋,头系青巾,腰悬宝剑。黝黑的脸上,布满皱纹,但精神矍铄,目光炯炯。不用坐骑代步,走起路来步履如风。

这天,墨翟又来到鬼谷看望老朋友鬼谷子。在经过八重天茅屋时,见孙宾正在埋头攻读,便进屋闲坐。孙宾见墨翟来了,急忙放下简牍,拜见行礼,说道:“不知师叔到来,有失远迎!”

“客气什么,我四处云游,随意乱闯,真是打扰了。”

“师叔何出此言。你在商丘救了我和庞涓的命,又那样热情周到地招待我们,这种师生情谊,孙宾是永志不忘的。自那以来,就没见过师叔了,这些年来,师叔身体可好?”

“我没有什么身体之疾。倒是你师父,虽是仙人,却和你一样为凡身,难以免除人间的病痛。孙宾,我许久没到鬼谷来了,你师父近来身体可好?”

“多谢师叔问及,师父健康一如往常。师叔知道的,他从来不生病,多少年来,容颜不变。师叔,让我陪你去见他吧。”

“不急。孙宾,我且问你,庞涓已经下山多年了,你为什么还没有下山呢,是不是立下了出世之志,想学茅蒙修道成仙?”

“师叔,我可不想出世。”

“不想出世,那就是要入世,求取功名富贵了。”

“我虽然想要入世,但把功名富贵也看得淡薄,主要是为了使祖宗的《兵法》为世所用,不致泯灭。”

“志向可嘉呀,你想去哪里呢?”

孙宾还没有想好应去哪个国家,庞涓到魏国之后,也没履行他俩分手时许下的诺言,没来约他去魏国。这些话,孙宾不便说出来。

 

隔壁的张仪、苏秦、毛遂等人听说墨翟来了,也都来拜见,并询问世间情况。

“师叔,这些年战争又频繁起来,路上行人稀少,我们在山中也很少出去,对山外音信也听得少了,师叔能赐教于我们吗?”

墨翟说:“我不相信,鬼谷弟子会不了解天下大事。你们真不知道?魏国自从有了庞涓,就逐渐强盛起来,这些年庞涓打了不少胜仗,卫、宋、陈、郑各国君主都去大梁朝贡。那庞涓真是不负鬼谷先生教诲,建立了大功业。”

“这位庞兄呀,”张仪插言说,“他自己有了功名富贵,是不是就忘记了我们这些深山里的兄弟呢?”

苏秦说:“也未可知,不然,为何多年来都不见音信?”

孙宾听到这些话,不免有些担心,但转念又想,庞涓不是那种没有信义的人,便说:“不通音信,也许自有原因。”

墨翟说:“你们不必说了,改日我到了魏国,顺便去看看他的情况就是了。”

墨翟说罢,又关心地问起这些年轻人在山中修行的情况。

年轻人在学业上的长进,真可使墨翟刮目相看了。孙宾对兵法、阵法的掌握,都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;张仪、苏秦对于游说的领悟,也可以说是举世无双了。只是新来的毛遂等人,学业才刚刚开始。

墨翟劝他们说:“孙宾、张仪、苏秦,你们三人学业已成,道行也已很高,或早日用世,或决心出世,不可再延误了。”

三人听后,也深以为然。他们实际上都想入世,但也知道,还得有时机才行。墨翟已经明白了他们的情况,心里想着一有可能,就帮助他们实现各自的志向。

此时的墨翟,已经是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。他告别三个学生,径直到九重天洞府找鬼谷子去了。

 

墨翟见了鬼谷子,就说:“好个鬼谷子,你迷恋人世,就忘了仙班,在这荒山里流连忘返了!”

“我可不像你,你对弟子们是撒手不管。我还想多度几个弟子出世呢!此时我这学业将成的三个弟子,他们一个个都可以算是人间的龙,可是他们都太热心于人世,不愿在清静无为之境修行。”

“既然如此,你为什么还不放他们出山?”

“凡事听其自然,我知道,他们是在等待时机,就让他们等待着吧。对于以前的学生,我关心不过来;对于这三个学生,我是想看一看他们如何用世。”

“你是想找机会,劝他们出世吧?”

“可以相劝,但还是顺其自然为好。墨翟,我们多年不见了,这回你就在山中多住些日子吧。”

“自然了,这回我是要和你多弈几局的。”

“好啊,我有好茶,还有好香。”鬼谷子说着,即命云霓备好棋盘,焚香,烹茶。一边弈棋,一边闲话。

 

鬼谷子陪墨翟在山中数日,话题总离不开学生。老朋友谈的是心里话。墨翟一贯的主张是“非攻”,反对战争。但是,他终于也接受孙宾、庞涓这样的军事人才,他说:“鬼谷子,如果军事家都像你的弟子这样明于大道,有崇高德行,由他们主导的战争,也许能够用于治理乱世,安邦定国。”

鬼谷子笑笑说:“你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我这几个学生,无论是学问还是德行,都是参差不齐的。”

“我怎么看不出来,他们有什么差别?”

“约而言之,庞涓急功近利,利己难仁。孙宾则忠厚宽仁,品德很高,学问也胜过庞涓。我很想超度孙宾出世,我的话他是能听的,但又不忍心看着他祖上的兵法埋没于世,所以听其自便。”

墨翟关怀、体谅孙宾,听了鬼谷子的话,未免起了帮助孙宾之意。他准备亲自到魏国去走一趟。

 

墨翟离开鬼谷,路经洛邑,到了大梁。

他到帅府去见庞涓,守卫大门的甲士见到这位山野老人,便横戈拦住。司阍的老者见多识广,看出这位敢于直闯帅府的老人绝非凡人,便前来询问。

“这位老先生,敢问你是何人,到帅府来有何事?”

“请你通禀庞将军,就说墨翟来见!”

阍者闻言,急忙打躬施礼道:“原来是墨翟先生,老夫失礼了,怠慢,怠慢,不用通禀,快快请进!”

墨翟大贤,天下诸侯哪个不礼遇几分?阍者引领墨翟,穿过数重深宅大院,才来到帅府堂前。只听堂上鼓乐喧阗,庞涓与妻妾们正在观赏四佾之舞。这三十二个年轻俊俏的女子,和一个几十人组成的乐队,是魏王前日才赏赐的。庞涓见墨翟来了,急忙到堂下相迎,同到堂上相叙。他一挥手,女乐全部撤去,只剩庞英等人在侧。

庞涓介绍道:“墨翟先生,这是犬子庞英。”即唤庞英:“快来参拜墨翟先生!”

庞英屈膝跪地施礼道:“末将庞英,拜见墨翟先生!”

墨翟扶庞英起来:“少将军快快请起。”随即对庞涓言道:“庞将军仕魏才数年,便使魏国强盛起来,真乃不世之功,令山野之人羡慕不已。”

“墨翟先生过奖了,这也是大王英明,百姓有福。”

墨翟从庞涓的话中,听不出他的学问来自鬼谷子。墨翟想起鬼谷子对他的评价,看来,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恩师,更不用说自己这个师叔了。

墨翟与庞涓谈了许久,暗中把庞涓与孙宾进行比较。孙宾不忘师生的情谊,尤其不忘在宋国墨翟救了他和庞涓的命,热情地招待他俩;而庞涓早就忘了帮助过他的人。

墨翟见庞涓对自己虽然彬彬有礼,却始终不曾问及鬼谷先生和师兄孙宾的情况。他想,也许是因为他不知道我刚访问过鬼谷,是从鬼谷而来。点破此事,再来看看,于是说道:“前些日子我漫游到了鬼谷,见鬼谷子向孙宾、张仪、苏秦传道,一如往日。”

庞涓这才问道:“我师父及学友们都好吧?”

“他们都好。”

墨翟已感觉出,庞涓对鬼谷师友都已淡忘了,丝毫看不出他有向魏王引荐孙宾之意,也就告辞而出。

庞涓却已想到,这次墨翟到魏国来,虽是漫游,但他在与魏王交谈时免不了会提起孙宾,自己应有适当对策才行。

 

墨翟到魏国相府去跟王错叙旧。这位老丞相以上宾之礼来迎接墨翟,只是不用官场的礼仪与排场,而是推心置腹相谈。

“相国真是老当益壮呀,这些年来,治绩可嘉,魏国已是今非昔比,声威大震了!百姓也有了安宁。”

“墨先生,老朽有何能耐,所幸的是有鬼谷弟子庞涓来主持军事,才使魏国免于沦为鲁、卫等国的境地。”

“鬼谷弟子就有那么大的本领呀?”

“正是这样,魏国若是没有庞涓将军,哪会有今日,墨翟先生不相信吗?”

“相信。但相国是否知道,在鬼谷,还有一个和庞涓一同学习兵书的孙宾,乃是吴国名将孙武的后裔,更得鬼谷真传,他的本领不在庞涓之下。”

“是吗?老朽可未曾听庞将军言及此事。”稍停,王错又问道,“这孙宾与庞将军相处得如何?”

老丞相深谋远虑,他想到要请孙宾到魏国来,但又担心他们两人是否能互相协作。

“他们两人有八拜之交,情同兄弟。”

“如此,若能请得他出山,魏国便是如虎添翼了!先生愿与老朽一道去见大王,言明此事吗?”

“在下从命。”

于是,王错让人备肩舆二乘,抬着他俩,由一支小小的仪仗队鸣锣开道,直向王宫而去。

 

两位老人来到王宫。

魏惠王还认得墨翟,立即降阶相迎,召见于便殿。王错、墨翟行礼之后,惠王赐座。王错禀奏道:“大王,老臣又来为魏国推荐一位贤才。”

惠王以为是王错说服了墨翟先生出仕魏国,心想,魏国能留住天下大贤,乃国之荣耀,急忙应道:“若得墨翟先生辅佐,则魏国有幸,寡人更是三生有幸!”

惠王说着,就要唤人拟诏,赐墨翟连云甲第,车马僮仆,金银布帛。墨翟忙说:“大王,老朽不敢当。刚才王太公向大王推荐的不是老夫,而是推荐孙宾。”

惠王有点失望,问道:“孙宾?他是何人?”

“孙宾乃是吴王阖庐的名将孙武的后裔,他曾与庞涓结为金兰兄弟,一同学兵于鬼谷子先生。”

“孙武还有后裔在世,而且是鬼谷弟子、庞涓将军同窗,真是令人高兴。如此,寡人即应遣使召之。”

 

次日早朝之后,魏惠王留下庞涓议事。

“庞爱卿在鬼谷学兵之时,是否有个孙宾与你同学?”

庞涓对此事已有准备,听惠王提起,急忙跪地奏道:“大王,是有孙宾与臣下同学鬼谷。他本是孙武的后裔,臣下曾与他结为兄弟,他是我的谊兄。”

“那孙宾德才如何?”

“臣兄之德才,在臣之上。”

“如此,爱卿为何不曾向寡人推荐他?”

庞涓跪拜稽首,奏道:“大王,此事臣下反复思虑很久了。只因他是齐国人,宗族都在齐国。若请他到魏国来做官,只怕他处理事情会为齐国着想,于魏国不利。”
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