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中国文史出版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网上书店 >

《资治通鉴》青少版

时间:2015-04-28 06:2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编辑推荐 《资治通鉴》是一部文学价值与史学价值并重的巨著。唐太宗曾评价此书:以铜为鉴,可以正衣冠;以人为鉴,可以明得失;以史为鉴,可以知兴替。学者顾炎武也赞誉道:以一生精力成之,遂为后世不可无之书。梁启超更是盛赞曰:司马温公《通鉴》,亦天地

编辑推荐

  《资治通鉴》是一部文学价值与史学价值并重的巨著。唐太宗曾评价此书:“以铜为鉴,可以正衣冠;以人为鉴,可以明得失;以史为鉴,可以知兴替。”学者顾炎武也赞誉道:“以一生精力成之,遂为后世不可无之书。”梁启超更是盛赞曰:“司马温公《通鉴》,亦天地一大文也。其结构之宏伟,其取材之丰赡,使后世有欲著通史者,势不能不据以为蓝本,而至今卒未有能愈之者焉。温公亦伟人哉!”  

内容推荐
  《资治通鉴》是北宋司马光主编的一部编年体史书,共294卷,历时19年告成。它以时间为纲,事件为目,从周威烈王二十三年(公元前403年)写起,到五代后周世宗显德六年(公元959年)征淮南停笔,涵盖16朝1362年的历史。它是中国第一部编年体通史,在中国官修史书中占有极重要的地位。  
目录
韩赵魏三家分晋
苏秦合纵抗秦
张仪巧舌如簧
田单使计退燕
毛遂自荐
鸿门宴
韩信崭露头角
楚霸王乌江自刎
汉文帝登基
张释之轶事
汉武帝打猎
霍去病的一生
苏武牧羊
东汉尽忠职守的官吏们
班超出使西域

显示全部信息

在线试读部分章节
  韩赵魏三家分晋
  春秋末期,战乱不断。不仅国与国之间纷争迭起,各国内部也发生了变革,大权旁落。晋国被称为中原霸主,君权也衰落了,实权被几个大夫①把持。周威烈王二十三年,周王室分封魏斯、赵籍、韩虔为诸侯。这三人原为晋国家臣,按理不能封侯。周王室此举为之后三家瓜分晋国埋下了祸根。
  当时,韩、赵、魏、智、范、中行六卿掌握着晋国的政权,他们几家各有地盘和武装,经常互相攻打。后来,范氏与中行氏被智氏联合韩、赵、魏三家灭掉,从此,六卿只剩下智、赵、韩、魏四家,其中又以智家的势力最大。
  智瑶为智家族长智宣子的长子,当初,智宣子想立智瑶为继承人,族人智果劝阻说:“智瑶与您其他的儿子相比,有五项优点:仪表堂堂、精于骑射、才艺双全、能写善辩、处事果断。但他有一个致命的缺点,那就是心胸狭隘,不能宽厚待人。如果他仗势欺人,谁又能与他和睦相处呢?您若坚持立他为继承人,一定会给智家带来灭顶之灾,不如立庶子智宵。”智宣子根本不听智果的劝告。智果为了躲避灾祸,向掌
  ①[大夫]古代官职名称。世袭,有封地。
  管姓氏的太史①请求脱离智氏,改姓氏为“辅”。
  智宣子去世后,智瑶执掌政权。一天,他在蓝台设宴邀请韩康子和魏桓子,却在席间戏弄韩康子,并侮辱他的家臣段规。智瑶的家臣智国听说此事,告诫智瑶:“您羞辱了他人,应该提防他人的报复,否则灾祸一定就不远了!”智瑶不屑一顾:“灾祸只能由我带给别人。我不给他们降临灾祸就罢了,谁敢给我呢?”智国又说:“非也。《夏书》中说:‘一个人多次犯错误,结下的仇怨不会在明处,应该在它表现出来之前就提防。’贤明的人处理小事都非常谨慎,所以才不会招致大祸。现在您在宴会上得罪了韩家族长及其重臣,不但不防备他们,还认为他们不敢兴风作浪,这种态度是绝对不行的。蚊子、蚂蚁、蜜蜂、蝎子都能害人,何况是一个这么大的家族。”智瑶依旧不听,智国无奈,也只能不再言语。
  智瑶想侵占其他三家的土地,向韩康子说:“晋国本来是中原霸主,后来被吴、越夺去了霸主地位。为了使晋国强大起来,我主张每家都拿出土地来交给公家。”韩康子知道智瑶存心不良,想以公家的名义迫使他交出土地,不想答应。家臣段规劝道:“智瑶这个人贪财好利又刚愎自用,如果不答应,他一定会派兵攻打我们;不如先答应他的要求。等他拿到地以后,肯定会变得狂妄,一定又会向别人索要;别人如果不给,他必定也会派兵攻打,这样我们就可以躲过战祸,再伺机行动。”韩康子认为有道理,便派遣使臣给智家送上有万户居民的土地。
  这么轻而易举就得到了土地,智瑶非常高兴,果然又向魏桓子提出同样的要求。魏桓子准备拒绝,家臣任章问:“您为什么不答应他呢?”魏桓子说:“无缘无故就来要地,当然不给。”任章说:“就是因为平白无故强要别人的地,所以其他家族肯定会对他的做法感到不满;我们给他地,他一定会更加骄傲狂妄;我们何不利用这个机会联合
  ①[太史]古代官职名称,主要掌管史书和历法。
  起来,齐心协力对付狂妄轻敌的智瑶,这样智家就一定会灭亡。《周书》中说:‘想要打败敌人,就要先帮助他;想要夺取敌人的东西,必须先给他一些东西。’不如您先答应智瑶的要求,以免被他当作靶子。”魏桓子觉得有理,便交给智瑶有万户居民的封地。
  智瑶不费吹灰之力就连得韩、魏两家的土地,于是更加骄纵了。他又向赵襄子要蔡和、皋狼这两个地方。赵襄子不答应,说道:“土地是先祖留下的,怎么可以随便送人?” 智瑶听闻勃然大怒,立即联合韩、魏两家出兵攻打赵家,并承诺灭掉赵家后,三家平分其领地。
  赵襄子抵挡不住三家的进攻,准备出逃,问随从:“我该去哪里好呢?”随从说:“离我们最近的是长安城,而且那里的城墙很坚固也很完整。”赵襄子说:“老百姓修完城墙肯定都筋疲力尽了,还要他们舍生忘死地为我守城,恐怕没人能和我同心。” 随从又说:“邯郸城的仓库很充实。”赵襄子说:“仓库充实都是搜刮民脂民膏得来的,现在还让他们为我打仗送命,恐怕也没人会和我同心。我还是去投奔晋阳吧,一则那里是先主的地盘,二则尹铎又待百姓宽厚,大家一定会与我们同心合力。”
  智瑶率领三家联军追随而至,将晋阳团团围住,还引来河水淹没晋阳城。水只差六尺就要没过城墙了。但即使这样,百姓仍然没有一个投降的。智瑶在城外面登高查看晋阳城的情况,魏桓子和韩康子护卫左右。智瑶看着即将被水淹没的城池感慨道:“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水也可以灭掉一个国家啊!”听到这话,魏桓子用胳膊肘碰了一下韩康子,韩康子也踩了一下魏桓子的脚。两人对视一眼,心想:汾水可以淹没魏国都城安邑,绛水也可以淹没韩国都城平阳。想到这里,两人都不寒而栗。没想到他们的心思被智家的谋士疵看破了,疵对智瑶说:“韩、魏两家肯定会反叛,您要早做准备。”智瑶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疵说:“以常理而论,您调集韩、魏两家的军队来围攻赵家,赵家灭亡后,您的目标就会是韩、魏两家。而且之前您许诺灭掉赵家后三家平分其领
  地,现在晋阳城被攻破已是指日可待,然而刚才我观察韩康子、魏桓子,两人脸上并无喜悦的神色,反倒忧心忡忡,这其中的原因不是明摆着吗?”
  第二天,智瑶把疵的话告诉了韩、魏二人,两人慌忙辩解说:“这一定是赵家的离间之计,想让您怀疑我们两家而放松对赵家的进攻。不然我们怎么可能放着即将到手的土地不要,而和强大的您作对呢?”智瑶听了很满意。等两人出去后,疵进来问为什么把他的话告诉韩、魏二人,智瑶奇怪他是怎么知道的,疵回答道:“刚刚在门口碰面,他们凝视我一眼便急匆匆地走了,肯定是知道我看穿了他们的心思。”智瑶听了不以为然。疵见智瑶听不进去自己的建议,于是请求让他出使齐国。
  此时,晋阳城内已断绝粮草。赵襄子没有办法,只好派张孟谈做使者,秘密出城来见韩、魏二人。张孟谈见到韩、魏二人就开始劝说:“你们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吧?现在智瑶率领韩、魏两家来围攻赵家,等赵家灭亡之后,就该轮到韩、魏两家了。”韩康子、魏桓子也说:“我们心里也明白这些,就怕事情办好之前泄露了秘密,到时候就会大祸临头。”张孟谈又说:“现在您二人说的话只有我一个人听到,有什么可担心的呢?”于是三人秘密商议,约好起事日期后就送张孟谈回城了。
  到了约定这天的夜里,赵襄子派人秘密杀掉守堤的官吏,并在堤上弄出一个决口,让大水从决口反灌智瑶军营。智瑶的军队为避免被水淹而乱成一团,场面混乱不堪。这时,韩康子、魏桓子率领军队趁机从两翼夹击,而赵襄子也亲自率领军队从正面进攻。智瑶的军队被打得落花流水,智瑶也被人擒住杀死。而后,三家又赶到智家的封地灭掉了整个智氏家族,只有改姓的智果得以幸免。
  智家被灭后,韩、赵、魏三家趁机瓜分了智家的土地,建立起韩、赵、魏三国。自此,晋国灭亡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